°ÄÃÅ´ó·¢²ÊƱ-Movie

°ÄÃÅ´ó·¢²ÊƱ

1988 人性剧 / 明星真人秀 / 乡土剧 播放次数:402万+ 评分:3.8 状态:3D蓝光 国家:中国 导演:克劳德·夏布洛尔 主演:陶宇佳,袁志博,孟醒,徐洪浩 集数:7

影片简介:

剧情介绍

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人来自于丞相叶无痕的手下,叶相和比利亚大将军不和的事情尽人皆知,他派人屠戮大将军的麾下内卫,进行武力恫吓,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。 可仔细想想,贝尔萨又觉得不象,叶相和大将军一旦交恶,谁也占不到便宜,不会这样贸然行事。 “那又会是什么人做的呢?”贝尔萨百思不得其解,恰好这时候手下狼人将苏醒过来的饭馆老板和几个目击者带过来了。 老板和目击者们将所见的事情说了一遍,尤其是将墨霖的样子描述的非常详细。 贝尔萨早叫军中的画师按照他们的描述画像,不多时就画成一副,又根据他们的意见修改了一番,得出了墨霖的样貌。 端详了一番,贝尔萨确定没有见过这人的样子,派手下带出去给其他目击者看,大家都说很像,便确定这是凶手的样貌。 “将军,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?兄弟们都很愤怒,要求立刻全城搜捕凶手。”一个副将走过来,为难的道。 贝尔萨一皱眉头,听到饭馆外面喧嚣声响彻街道。他走出饭馆,惊讶的看见数百个狼人士兵高举着兵器,口中呼喊着口号。 仔细一听,他们竟然是在喊“找丞相要人”。 “你们在胡说什么!”贝尔萨怒道,“这跟丞相有什么关系。” 本来以贝尔萨的威望,他这么一喊,士兵们会立刻安静下来。可不知怎么,士兵们分明看见他,却还是高呼着口号,不肯停下来。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贝尔萨回头问副将。 副将有点犹豫,见贝尔萨目光如炬,知道不能瞒下去,便低声道:“将军,大家对这次出征的奖赏不满。而且丞相这几年一直都压迫咱们狼骑兵,大家早有怨言,这次的事情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……” 话不用说满,贝尔萨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。这些士兵才不管是谁杀了同僚,他们所在乎的只不过是把之前被拖欠的赏金要回来,趁机满足私欲而已。 眼看群情激奋,就要造成兵变,贝尔萨急忙叫人从饭馆里搬出一张桌子,然后跳到桌子上高呼道:“大家安静,听我说!” 他连喊了五六遍,口号声这才慢慢的弱下来,不过那些林立的刀枪还是不肯放下,看来士兵们心中的怨气已经积攒到了一定的程度,都想趁着这个机会发泄出来。 “大家安静一下,听我说。我知道大家心里的怨气,不过不能用这种方法来逼宫……”贝尔萨苦口婆心的劝说道。 手下的士兵忽然哗变,这可是贝尔萨出来办事的时候想不到的,本来以为只是一件凶残的杀人凶案,没想到会一下子演变成这样,实在让他头疼不已。 贝尔萨很清楚,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,他就要倒霉了,轻则丢掉脑袋上的乌纱帽,重则连脑袋一起丢掉。 凶杀案被丢在脑后,因为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谁杀了人,而是士兵们要找个借口闹事,现在杀人案被当作了借口,事实的真相反而没有人去在意了。 可没想到的是,他才说了几句话,士兵们都轰然大笑起来,有人高声道:“将军,我们不这样做,难道一级一级的请愿吗?” 另外一边有人接着道:“将军,如果我们不这样做,丞相根本连理都不会理睬我们的!” 贝尔萨哑口无言,他何尝不知道军队中的怨气已经持续了几年,丞相和大将军交恶,倒霉的是下面这些人。 大将军有军权,可财权控制在丞相那里,丞相怕大将军独断专行,就在军饷上克扣,闹的军队之中人心思变天怒人怨。 由丞相和大将军交恶开始,人类和狼人的种族之争也越演越烈,好端端的国家变成了两大阵营,似乎比对沙妖的仇恨还浓烈。 贝尔萨知道迟早会出事,只是没想到会出在他的头上,看着士兵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,甚至这时候只要有一个狼人高喊一声去王宫,那所有人都会冲动的跟随,到时候可就一切都完蛋了。 “大家少安毋躁,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,我去禀告给丞相。”贝尔萨知道此刻要当机立断,一旦犹豫不决,就有灭顶之灾。 他准备先稳住士兵们,然后去报告丞相,就算不能制止哗变,起码也先把自己的责任摘干净。 “真的吗?”有士兵问。 “我保证!”贝尔萨拍着胸脯道。 士兵们渐渐的冷静下来,大家三个一伙五个一群,商量了好一会,推举出几个代表来,跟贝尔萨提条件。 士兵们的条件很简单,一共就三条,第一是把之前几次出征的赏金补足,第二是增加军饷,第三是以后的军饷要按时发放。 贝尔萨一见这些要求并不过分,便满口答应下来。士兵们皆大欢喜,就地坐下来,坐满了整整一条街,准备等贝尔萨去见丞相的回信。 贝尔萨带着两个亲兵直奔王宫,丞相叶无痕现在就住在王宫之中。 “唉,龙王这十几年都没有亲政,大权都被丞相和大将军包揽,国家越来越衰败,难道龙王看不到吗?”贝尔萨一路上想着,心中有些感慨。 昔日的黑龙王国强大无比,肆虐的沙妖被赶出国土千里,不敢踏足一步。 自从黑龙王闭关十几年不露面之后,国家的实力在丞相和大将军的勾心斗角之中慢慢的衰败,沙妖们甚至有几次都欺负到城墙下。 这样的现状,让贝尔萨十分无奈,可他只是个普通的将领,根本见不到黑龙王的面。至于大将军,满心都忙着和丞相争夺权力,哪里肯管国家的死活。 “说不定哗变是个好事情呢……”想着这些让人烦恼的事情,贝尔萨来到的宫门外。 宫门口的内卫队长是花家兄弟,他们是丞相叶无痕的亲信,近来升迁迅速,很得信赖。 “两位,我有急事要见丞相。”贝尔萨心急如焚的道。 “丞相正在办公,请在这里等候。”花木瓜拦住了贝尔萨的路。 “我的确有十万火急的事情,不能耽搁!”贝尔萨道。 花木瓜却摇了摇头:“就算天塌了,你也得等候。不然打扰了丞相的办公,我们要掉脑袋的。” “你!”贝尔萨气结,可他又不能说有士兵要哗变,否则只怕引发城中的动乱,没奈何,他只能在一旁苦等,只希望丞相的公事能尽快结束。 等了一刻钟,又是一刻钟,眼看太阳西斜,贝尔萨几次三番的想要进去觐见,都被两兄弟给挡住。 黄昏的阳光洒在脸上,贝尔萨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,他手下的那些兵脾气暴躁的很,一旦忍耐不住,只要有人煽动,立刻就会闯下大祸。 “我一定要见丞相!”这一回贝尔萨打算硬闯了。 花家两兄弟当琅琅的抽出腰刀,和身后的人类卫兵们一起挡住了去路。 “贝尔萨将军,你难道想要造反吗?”花小花冷笑道,“我看你的胆子未免太大了。” “我手下的士兵要哗变,我来请求丞相出面安抚,这件事情事关重大,我要立刻见丞相。”贝尔萨急切的道。 花家兄弟脸上一寒:“哗变,你果然要造反?”他们齐齐的退后一步,刀枪都斜指过来,不准贝尔萨前进。 “是那些狼骑兵要哗变,他们请求丞相补发赏金,增加军饷……”贝尔萨解释道,不到万不得以,他还是不想撕破脸皮。 花家兄弟却一脸的不相信,他们深知大将军和丞相不和,而贝尔萨是大将军的得力干将,谁知道他跑过来说出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是打了什么主意。 “你们一定要相信我,我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!”贝尔萨急了,想要硬冲进去。 花家兄弟一抬兵器,抵住贝尔萨,互望一眼,交换了一个眼色,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贝尔萨除非失心疯了,不然不会开这种玩笑。 花小花搜了贝尔萨的身,没有见到武器,这才带着他走进了府邸之中。 叶无痕正在高台上办公,这里是王宫之中最高的一处建筑,从窗户望出去,能一览城市的美景。 花小花敲了敲门,将贝尔萨带进来,叶无痕一见贝尔萨,皱起眉头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 贝尔萨顾不得其他,忙把士兵们的怨气说了,还提出了他们的三个条件。 “哗变!”叶无痕长身而起,“这是要挟我吗?” “当然不是,只是士兵们的希望而已。这几年士兵们过的的确很苦……”贝尔萨为手下的士兵们喊冤道。 叶无痕冷哼一声:“他们还有怨气?我看他们是吃的太饱了才会闹事吧。这军饷不但不应该增加,倒是应该减少才是。” 贝尔萨苦着脸道:“丞相,士兵哗变可不是闹着玩的。你还是先答应他们的条件,安抚了军心,其他事情以后再慢慢调整吧。” 贝尔萨是好心,可叶无痕显然不领情,摇摇头道:“此事不用再说了。立刻调集卫队,去把那些想要闹事的士兵都抓起来。” “千万不要……”贝尔萨刚要劝阻,耳边听到一些隐约的呼喊声。 “什么声音?”叶无痕也听见了,他站起身来问。 贝尔萨脸色发青,喃喃自语道:“晚了……晚了……” 叶无痕走到窗前,向外看去,顿时脸色一沉,面寒如水。 居高临下,可以看到王宫的墙外无数火把闪亮着,火把照亮了士兵们手中的兵器,他们高举兵器高喊口号,蜂拥向城门。 贝尔萨担心的哗变,终于还是不可逆转的发生了。

比利亚怒气冲冲的走出偏厅,径直出了宫殿。 墨霖听到他大声的呼喊着卫队集合,跟他去宫门弹压哗变的狼骑兵。 叶无痕留在偏厅里面,并没有出来。墨霖估计他手下的人类卫兵们很快就会进来,忙闪身从另外的出口溜了出去。 他刚出去,果然见人类卫兵们蜂拥而进,带头的一个将领和叶无痕低声的耳语着,很快卫兵们又出了宫殿,在四周警戒起来。 城头那边不知情况如何,墨霖却不再把心思放在那边。他考虑着方才叶无痕和比利亚的对话,决心去黑龙王的宫殿里看一看。 黑龙王的宫殿应该就是上首那座黑漆漆不亮一点灯火的宫殿,在三座宫殿之中,那一座最大,足足是另外两座的五倍有余,否则也装不下黑龙王那巨大的身体。 只不过在深夜之中,宫殿中一片漆黑,也没有半点的响动,似乎和这个世界隔绝了一般,让人觉得其中似乎藏了什么秘密。 墨霖潜踪匿行,很快来到宫殿外一百步远的距离,却忽然停了下来。他俯下身去,在地面上仔细的观察起来。 果不其然,一条如同头发丝般粗细的金属线埋藏在浮土之下,非常的隐避。一旦踩上去,就会诱发金属线连接着的机关,有可能是一通刺耳的铃声,也有可能是一排要命的毒箭。 若墨霖不是墨者,不懂得机关之术,只怕已经中了招。不过既然被他发现这宫殿四周有机关埋伏,警惕心一高,便很快找出了十几处大大小小的机关来。 这些机关把宫殿团团包围起来,除非身上插了翅膀,不然是无法越过这一百步的距离。而墨霖也怀疑,在那黑漆漆的宫殿之中,是不是也藏着一些锐利的眼睛,就算是有飞鸟想要靠近,也会葬身在某些厉害的埋伏之下。 这些机关很厉害,墨霖却不放在心上,他弯下身子,手指在金属线上轻轻一捻,已经做好了手脚。 对于一个工程墨者来说,这些机关就如同一场有趣的考试,而对墨霖这样在工程学上颇有天分的好学生来说,这场考试的难度未免有点偏低了。 他如同闲庭信步一样向前游走着,一边顺手解决掉那些机关,一边还要注意宫殿之中的动静。 幸好王宫之中的守卫们很信赖这些机关,并没有巡逻的卫兵。墨霖轻松的将一路走来的机关都破坏掉,来到了宫殿近前。 这是一座气派万千的宫殿,比起另外两座来,更有王者霸气,在夜色之中寂寥的耸立着,如同一头狂怒的凶兽。 幽暗的宫殿中,好像隐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,散发着腐朽的味道。只有靠的近了,墨霖才发现所有的门窗都紧紧的关闭着,而且上面布满了灰尘,似乎很久都没有人出入过了。 墨霖来到大门前,这是一扇厚实的有些沉重的巨大木门,原本的颜色已经看不出来,因为门上落了一层浮灰。 墨霖俯下身子,用手指在门缝下轻轻的擦过,指头上沾满着灰尘,从落灰的厚度来看,这扇门恐怕几年都没有开启过了。 “难道黑龙王真的不在,不然他的宫殿怎么会破败至此?”墨霖心道。 无论如何,总要进去一看,或许能找到些什么蛛丝马迹。 不过墨霖并不打算走这道门,他在宫殿周围绕了一圈,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将一扇窗户卸了下来,然后一个翻身跃了进去。 脚落在宫殿的地面上,墨霖四处观望,里面漆黑一团,伸手不见五指。好在墨霖目力惊人,在黑暗之中启动风之明点的精微之能,身体的五识放开,片刻之后便能在黑暗中视物了。 宫殿之内也是一片的破败,到处都灰尘,地面上更是积了厚厚的一层,迈步上去,好像踩在松软的地毯上般。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墨霖不解,看宫殿里的样子,黑龙王应该的确不在这里。 他犹豫了片刻,决定还是进去看看,毕竟已经到了这里,不探查一个究竟,总是有些不甘心。 走在宫殿之中,墨霖并没有刻意的压住脚步声,他的脚步带的一些浮尘微微的扬起来,发出沙沙的轻响。 这座宫殿构建庞大,墨霖左绕右转,好一会才来到中心的大殿里。 墨霖曾经见过赤龙和绿龙的骨骼,也亲自和白龙作战过。三条巨龙的身体不是一般大小,相比起来,绿龙的身体最小,赤龙其次,而白龙的身体最为庞大。 根据墨霖的估计,大概龙的生长时间不同,身体也就不一般大小。 白龙足足活了五六百年,自然最大。绿龙早在四五百年前就被斯特林给杀掉,当时可能尚未长成。而赤龙被杀是在他们之间,身材的大小和符合这种猜测。 按照这种推测,黑龙和白龙的大小应该相同。在来到中心大殿之前,墨霖一直疑惑的另外一点就是,这座宫殿是否有哪个地方能够装的下黑龙那巨大的身躯。 不过来到这里,墨霖就恍然大悟了。 大殿的头顶,是高近三十米的巨大拱顶,拱顶的中心是通透着的圆孔,能够直通外部。从圆孔的大小来看,巨龙飞进飞出应该不是问题。 而大殿本身方圆超过百步,从装饰来看,想必当年也是雄伟壮观瑰丽雄奇的华美殿堂,可惜如今明珠蒙尘,给人一种荒凉之感。 “以这个规模,大概能装得下巨龙的身体。”墨霖在大殿里走了一圈,留下一排淡淡的脚印。 大殿里空旷一片,在殿堂的中心,有一张巨大的龙椅,几乎占据了殿堂三分之一的空间。 龙椅上满是灰尘,墨霖走到近前,轻轻的一抚手,一阵轻风荡起来,将灰尘尽数拂去。 灰尘之下,露出了龙椅本来的黑色,椅子上雕刻着各种花纹,还有一些浮图。 墨霖俯首去看,见这些图是连续的画面,第一个图案画的是许多狼人和人类在和一些能吐沙石的妖怪战斗,第二张则是大地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,第三幅是一条黑龙从地下钻出来,直冲上天。 一连十几副图,画的是黑龙出世,击溃沙妖的故事。墨霖已经听花老太太说过,不过还是看的津津有味,也算是了解了这片大陆的真实历史。 看过了这些浮图,墨霖抚摸着黑色椅子,猜想着当年黑龙王在这里登基为帝,团结起狼人和人类,共同对抗沙妖,建立起庞大帝国的故事,不禁感慨万千。 十几年前,到底发生了什么,黑龙王去了哪里呢? 墨霖坐在椅子上,觉得冰凉一片,看来这木料倒是非常的奇特。 感觉着椅子上传来的凉意,墨霖觉得很舒服,他默默的环视着大殿里的每个角落,猜想着黑龙王的去处。 “会不会在地下呢?”想到黑龙是土龙珠所孕育出来的巨龙,当初出世的时候,也是从大地的深处钻出来的。 十五年不见,是不是回到地下去了? 墨霖觉得这个猜测很有可能,他起身来,绕着大殿走着,寻找着蛛丝马迹。 当目光再度落回那张巨大的椅子上,墨霖忽然心有所动,他俯下身子来,往椅子下面看去。 椅子是用一整棵巨大的树干雕成的,做工精巧细致,整个椅子的下部看起来都是实心的木头。墨霖伸手去敲,就听到“咚咚”的轻响。 “里面是空的……”墨霖微笑起来,总算发现了点线索,希望这是能够解开谜底的关键。 既然发现了蹊跷,寻找机关就难不住墨霖了,他摸索了一翻,便发现椅背上的一个凸起装饰有点古怪。 抓住那凸起的装饰,墨霖微微用力,却只微微转动了一点,还发出“吱嘎”的刺耳摩擦声。 墨霖知道这是时间久远,机关所用的铁质生了锈。他手掌慢慢的发热,将灵能传导下去,在铁锈之间形成一道隔膜,避免摩擦。 再转下去,果然就轻松许多,机关被扭动了一百八十度,随着机关的转动,整张椅子“咔咔”作响,打横转动起来。 等椅子停下来,墨霖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洞,由洞口望下去,竟然还有灯火。 “很古怪。”墨霖来了兴趣,他小时候很调皮,对什么都很好奇。这些日子以来,身上的压力责任太多,反倒没了小时的潇洒自如,活的开心。 此刻见到地下的奇怪洞穴,让他想起了赤县神州的地下龙宫,也不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神秘。 洞穴之中没有阶梯,而是一个方形的大洞,灯光来自于左侧的角落处。 墨霖一跃而下,稳稳落在十几米下的洞穴底部,左侧的角落里,一条宽敞的长廊不知通往何处,在长廊的两侧墙壁上,有挖出来的孔洞,里面放置着长明灯。 墨霖的身侧有一处机关,他伸手一掰,头顶的长椅喀喇喇的回复到原位,将洞口又给堵上。 头顶漆黑一片,眼前只有长廊里星星点点的光华,墨霖迈步走了进去,通往一个未知的玄奇世界。 墨霖在长明灯前停下步,看着那装满了灯油的坛子。 坛子里的油已经烧去了不少,墨霖估算了一下,这些长明灯大概已经燃烧了十年以上。 时间倒是和黑龙王失踪的年限差不多,墨霖一阵心喜,觉得距离谜底又近了一些。

屋子里的气氛一时间紧张的无以复加,墨霖手掌上的灵能在缓缓流动着,也能感觉到小白的利爪随时准备出手,一旦有任何的危险征兆,他们就会同一时间出手,将所有的狼人杀个一干二净。 死一般的安静持续了片刻,那狼人军官忽然冷笑一声道:“我说是谁这么大胆,原来是花家老太太啊。怎么,仗着两个儿子在宫里当差,就敢违反宵禁令吗?” 花老太太却不受他的吓唬:“这位军爷,你既然知道我两个儿子在宫里当差,就应该知道我们家不是好欺负的。我和几个亲戚只是在窗口站一站,违反了哪门子的宵禁令,你倒是说说看啊?” 老太太对墨霖他们很和蔼,可面对这狼人军官,却是咄咄逼人,言辞犀利。 “哼,这几个是你的亲戚吗?”狼人军官在墨霖身前转悠着,目光又投在洛芊芊三女的身上,手上的腰刀映射着火把上的火光,威胁般的从墨霖的脖颈旁擦过。 墨霖一动不动,如果能蒙混过去最好,如果不能,只怕就要弄脏花老太太的屋子了。 花老太太针锋相对的道:“怎么,难道还需要验证一下吗。要不要我把儿子们叫回来,配合军爷的调查?” 狼人军官脸色一变,扫了墨霖两眼,冷笑一声道:“那就算了,今天晚上宫里面很忙,让他们好好伺候着丞相吧。我们走……” 最后一句话是对手下狼人们说的,狼人军官转身便走,步兵们都跟在后面。 “慢!”花老太太的嗓门陡然提高,反倒不肯罢休了。 “什么事?”狼人军官恶狠狠的回头问,看起来穷凶极恶,可墨霖却知道他似乎对花老太太的两个儿子很忌惮。 “你擅闯我家,把门踢坏了,怎么算?还有,我要知道你的名字。”花老太太得理不饶人,看起来要把账算清楚。 狼人军官气的咬牙切齿,却还是从怀里取出几个银币,“啪”的拍在桌子上道:“这个是赔偿门的钱,我叫枭强,你要是哪里不爽,尽管叫你儿子们到城防军找我。” 说罢,他大步走了出去,狼人士兵们灰溜溜的跟在后面,出了门,径直离开了。 墨霖看他们走远,这才松了口气,去把门关好,回头对花老太太道:“大娘,真是多谢你了。” 花老太太目光闪烁的看着墨霖,一笑道:“你们早点休息吧,明天我儿子回来,看看能不能帮助你们把货物早点卖掉。” 墨霖愕然,心说哪里有什么货物啊,明天她的两个儿子回来,搞不好会穿帮…… 不过看花老太太的神情,似乎已经看出什么,却不点明而已。墨霖知道遇上了好人,便放心的住了下来。 一夜无话,经过数日沙漠中的劳顿,大家睡的很踏实,直到天光照进屋子,才都起床。 花老太太正在门口悠闲的淘米,墨霖走出门去,看到门口堆着些柴火,便抄起斧子来,一边和花老太太聊天,一边帮她劈柴。 “大妈,昨晚多谢你了。”墨霖一斧子劈下去,木头被整齐的从中心劈成等份的两块,两旁斜着倒下,落在地上。 对于墨霖来说,劈柴实在简单不过,力度控制的恰到好处。 花老太太看了一眼木柴,笑了笑道:“客气什么,那些狼人就会欺负我们人类,我不帮人类,难道帮狼人吗?” 墨霖犹豫了一下,终于道:“我们从外地来,还不知道城里的规矩,这里的狼人对人类很不友善吗?” 花老太太叹口气道:“这一整片大陆,就没有对人类友善的狼人。他们恨不得把人类都当作奴隶使唤才好。” 墨霖并不清楚大陆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,却知道言多必失,听了花老太太的答话,他心知方才的问题有点冒失,便不再多言,安静的劈着木柴。 斧落柴劈,墨霖的速度很快,片刻功夫就把木柴劈好,又摆放的整整齐齐,垛在一起,堆在窗户下面。 “你还真是个勤快的小伙子。”花老太太笑道,她说着往屋子里里看了一眼,洛芊芊在厨房,令狐紫在房间里,月瑶在后院,三个女孩都麻利的打扫着。 “她们都很勤快,都是好姑娘啊。”花老太太意味深长的说。 看到花老太太的笑意,墨霖挠挠头,有点不好意思的道:“给你添麻烦了。” “米淘好了,我多做点饭菜。一会儿我两个儿子回来,说不定可以帮你们把货尽快卖掉。”花老太太道。 墨霖一愣,忙道:“其实货物已经找好了买家,我一会就去收账,不用麻烦他们了。” “是吗,那也好,不过饭是一定要吃的。如果你在城里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那两个儿子都能帮上忙。” 花老太太这样的热情,墨霖不好拒绝,而他也正在寻觅着混进王宫里的办法。老太太的两个儿子都在宫中当差,说不定能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来。 想到这里,墨霖就留了下来,三女帮助花老太太做饭,片刻之后,烟囱里就冒出白烟,厨房里也飘出饭菜的香气。 很快花老太太就将米饭做好,又做了几个菜。 墨霖这才发现,原来荒漠狼州大陆上的人们喜欢用蒸煮的方法做菜,蒸出来的菜味道清淡。这大概是跟大陆上多是荒漠,如果吃的太咸了,就会耗费大量宝贵的淡水有关。 菜摆满了一桌子,花老太太让大家坐下来。 墨霖道:“还是等……”话音未落,门被推开,一个大汉笑呵呵的走进来,抽动着鼻子道:“妈,今天蒸南瓜了?” 后面又跟进来一个矮个子,拍着肚子道:“累了一夜,饿死了。” 他们走进屋子,才看到多了几个陌生人,都微微愣了一愣。 花老太太一招手道:“快坐下来吃饭,这几位是外地来的行商,在家里住一下。” 花老太太的两个儿子目光在墨霖四人身上一扫,那矮个子的目光落在墨霖的胸口,小白正藏在里面睡觉。 墨霖心中一动,心知这两个人不是普通人,目光如电,一定身怀有不错的本领。 “妈,这几位来自什么地方啊?”矮个子坐了下来,却还是显得很警觉,歪着头看看墨霖,问花老太太道。 墨霖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,他甚至连眼前这座城市的名字都不知道,其他地方就不了解了,一个弄不好回答错误,恐怕就要惹出麻烦来。 还不等他回答,一旁的花老太太倒是非常自在的给两个儿子各盛了一碗饭,口中道:“是西土城过来的,贩点私货,货已经卖掉了,客店不好找,我看他们人也不错,就让他们住几天。” “哦……”见母亲这么说,矮个子也就不再问了。 花老太太的两个儿子大概是饿了,狼吞虎咽的吃起来。花老太太一边提醒他们慢点吃别噎着,一边对墨霖道:“我的两个儿子都是粗人,你们别介意。” 墨霖心道:这两个可绝不是粗人,一看精气神就知道不是寻常的人物。 “这个高个子是我的大儿子,他叫花木瓜,矮个子那个叫花小花。”花老太太又道,眉眼都含着笑。 月瑶最是天真烂漫,奇怪的问:“怎么他们的名字都这么奇怪啊?” 花小花一口饭刚吞进口中,听到月瑶的问题,差点噎着,咳嗽两声道:“妈,你看没看见,大家都觉得我们的名字古怪。我们兄弟为这事可没少被人笑话啊。” 花老太太一瞪眼:“怎么,嫌名字不好吗,自己取啊!” 花小花一缩脑袋,不作声了。倒是他的哥哥花木瓜朗声笑道:“我们的名字的确有点怪,不过也很有来头。我妈生我的时候,刚摘了一个木瓜。至于生我弟弟的时候,正好在一片花田边上,所以就取了这么两个名字。” 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月瑶嘟着嘴,若有所悟的点着头。 有了这一番交流,双方都戒心略减,也开始攀谈起来。不过墨霖四人都怕话多有失,大半时间都是听花家两兄弟聊着宫中的事情,而这也恰好是墨霖想要了解的。 “昨天狼骑兵回来之后,宫里在广场上足足准备了两百口大锅,那种壮观的场面,你们肯定见都没见过。”花木瓜不开口则矣,一开口就滔滔不绝,绘声绘色的讲述着昨晚的工作。 墨霖听了片刻,才知道花家两兄弟在王宫之中都是王宫内卫的头目,看来很受丞相的信赖,难怪那个狼人军官对他们这样的忌惮。 “准备那么多人的食物,一定累坏了吧。”花老太太心疼的道,特别给花木瓜的碗里多盛了些饭。 “不但累,还憋气呢。那些狼人,整天好吃懒做,只有打仗的时候出去转悠一圈。也没见他们打败多少沙妖,偏偏所要奖赏的时候,一个比一个理直气壮。昨天晚上,丞相和大将军吵了起来,就是为了赏金的事情。”花小花接着道。 “丞相的意思是,这次出兵,就碰到几个落单的沙妖,数千人就这么点战功,不该有赏金。可那些狼人士兵不满,非要奖赏,有大将军撑腰,他们闹的才离谱呢。”花木瓜一边咀嚼一边道 “那后来怎么样了?”花老太太关心的问。 “还能怎么办,丞相和大将军各退一步,赏金减半。不过我看大家都不太高兴……”花小花说着,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墨霖。

Actor

Joe,Ranft

美国

代表作:《咒术回战0剧场版》、《流氓医生》等

82岁 出演片酬¥3971万 饰演:主演 最佳男/女主角
Actor

万古蟾

欧洲

代表作:《蜘蛛侠:英雄无归》、《记忆碎片》等

85岁 出演片酬¥5054万 饰演:主演 最佳男/女主角
Actor

穆爽,王琼,卫莱,戴军

国产

代表作:《我的天才女友第三季》、《二捕出山》等

9岁 出演片酬¥3265万 饰演:主演 最佳男/女配角
Actor

王涌庆

加拿大

代表作:《名侦探》等

51岁 出演片酬¥7403万 饰演:主演 最佳男/女配角